创源动态

2017年3月17日,苏州瑞博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瑞博生物"),一家专注于小核酸新药研发和制备的生物制药公司,宣布成功完成了2.7亿元人民币(约4千万美元)的B轮私募融资。本轮融资,由国投创投、华润集团、正和元通资本、启迪融创、君联资本、纪源资本、磐霖资本等投资机构共同完成。

十年以来,在创源InnoSpring团队与昆山市共同搭建的生物医药产业创新平台上,瑞博生物的快速成长与发展,并非孤例。目前,创源InnoSpring管理下的昆山生物医药产业园集聚了包括瑞博生物在内的50多个生物医药项目,汇聚了10余名国家"千人计划"人才,承担了17个国家级科技项目。其中过半数的项目实现社会资本引入,总估值逾百亿。

为了做好一个产业而做一个园

2003年,时任瑞典卡洛琳斯卡医学院核酸技术研究室主任的梁子才博士到昆山看望他的朋友刘万枫(创源InnoSpring董事长及总裁),看到了刘万枫带领团队在昆山建设科技园。以后,梁子才几乎每年都会来一次昆山,见证了创源InnoSpring团队和昆山的发展。

2006年,梁子才下定决心回国推动小核酸制药事业的发展,在创源InnoSpring团队的帮助下,在昆山创建了瑞博生物。其后,两个团队紧密合作,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共同创建了昆山小核酸产业基地,奠定了在昆山发展生物医药产业的基础。


“不要为了做一个园而做一个园,而是应该为了做一个产业而做一个园,”这是创源InnoSpring秉持的做科技园的理念。放在十年前来谈这个理念,是有相当难度的。当时,创源InnoSpring团队摸底调查了长三角地区已有的近10家生物医药园区,分析了其各自的定位及优势,还考察了北京、哈尔滨等地的多个生物医药园区。

调研的结论是,如果没有特殊的定位和方法,当时在昆山这样一个没有大学、没有任何生物医学研发基础的县级市做一个立足于生物医药产业的科技园,要想在那样一个群雄林立的领域中获得一席之地,难!再加上生物医药行业高投入、长周期、高失败率的特点,更加令人望而却步。

在调研的过程中,创源InnoSpring的团队也发现,很多的医药园都把关注点放在具体的品种上,而在产业链上并没有建立起纵深配置的优势。由此,团队认识到,巨大的机会和远大的前景蕴藏于以深挖产业链为特点的新型科技园业务模式上。要做好这个新模式,需要一个极其精准的细分产业定位和具有足够创新性的方法论。

“任何一个药的成功,都只是一个点,但都需一个面的支撑。而如果是小核酸这项技术应用的成功,那就构建了一个体,它能够支撑很多的点,甚至带来整个生物医药产业的体系创新”。创源InnoSpring的这一新模式和新思路,与瑞博生物一拍即合。由此,昆山小核酸产业基地应运而生。

小核酸,从一种技术到一个产业

小核酸技术是一种RNA干扰(RNA interference, RNAi)技术,表现为通过双链RNA分子在mRNA水平关闭相应基因的表达(或使该基因沉默)的过程。有关该技术的最早报道出现在1998年,从2001年起开始在功能基因组学领域掀起了一场真正的深刻革命,并将彻底改变这个领域的研究步伐。为此,《Science》杂志和美国科学促进会将RNAi技术评为2002年度十大科学成就之首。

小核酸药物,则是通过攻击和沉默与疾病相关蛋白的信使RNA(mRNA)达到疾病治疗目的的一类新型药物分子。小核酸制药是过去15年来生物制药前沿领域的最重大突破之一,是目前生物医药领域的前沿和热点,被广泛地认为极有可能在未来10年内为制药领域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形成现代制药的第三次浪潮。

然而,在技术和最终的市场化产品之间,还隔着一个产业化的过程。这一过程,以技术为起点,以市场为终点,需要吸引、筛选并整合多种要素,使得知识形态的科研成果转化成为物质财富。

从2008年10月昆山小核酸产业基地奠基,到2015年底瑞博生物QPI-1007小核酸药物成为首例获得中国药监局临床批准的小核酸1.1类新药,用了7年的时间,对于这个时段的中国制药产业, 对于一个全新的制药方向, 这已经是非常快的速度。支撑这一速度的,既有瑞博生物在技术上的突飞猛进,也离不开创源InnoSpring在产业化方面的方法论。

自2008年起,创源InnoSpring与梁子才博士合作,在昆山建立了具有国际水平的小核酸药物研发和技术平台,并组织了国内小核酸领域的多个重大科技专项项目研究。在知识创新、技术创新平台的基础上,由创源InnoSpring团队主导,在昆山建立了一整套完整的小核酸产业公共服务体系,聚集了小核酸生物医药产业上下游的相关企业,形成辐射效应,打造了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小核酸产业集群。


在过去的十年,正是因于创源InnoSpring与瑞博生物两个团队的紧密合作,在知识创新与产业推动上的双轮驱动,使得小核酸技术逐步落地,发展成为一个新兴的产业领域,将“做核酸,到昆山”从一个口号变成了现实。在瑞博生物宣布B轮融资成功时,南开大学教授、中国化学会化学生物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席真感慨道:“做核酸到昆山,无创源无瑞博,无昆山无创业,而今迈步从头越,感恩一路,回报国家。”诚哉斯言!道尽两个团队胼手砥足十年磨一剑的酸甜。

立足小核酸,布局大生物

技术产业化是一个“涌现”的过程,即由集聚的创新要素在特定条件下形成新的产业协作秩序。科技园运营者的工作,不仅要聚集创新资源,还要推动资源的整合,产生创新的聚变。因此,如何去定位产业方向,如何去甄选创新要素,如何推动资源协作等等,这些都是科技园运营者的核心能力。

“与一般科技园‘做体量’的模式不同,创源的独特在于‘做体系’,兼收并蓄,聚沙成塔。因此有所不为,有所必为,也因此不仅种树,也构建树木成林必需的全生态体系。入园企业的生命力也很大程度有赖于这样一个体系。在这一点上,从瑞博的发展历程我们深有体会。”梁子才博士如是说。

通过小核酸产业基地的成功运营,创源InnoSpring找到了锲入生物医药产业的入口。十年来,通过小核酸产业向外辐射,创源InnoSpring还集聚了一批生物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等领域的项目,包括泽璟制药(创新药)、博创同康(医疗器械)、鲲鹏生物(人工胰岛素)等。

2015年,创源InnoSpring接受政府委托管理昆山医药生物产业园,并以此为载体,全面布局昆山市的生物医药产业。

在创源InnoSpring和昆山高新区共同编制的发展规划中,昆山生物医药产业园将通过5年的建设,以产业生态构建为核心任务,布局小核酸、创新药、医疗器械等细分方向,打造国际一流、特色鲜明、功能完善、产出可观、影响深远、有域无界的专业产业园区。

“你们(创源InnoSpring)给了我很深的印象,你们打造了这样一个服务创新的生态环境,支持他们(瑞博生物)这样的世界一流技术创新发展。”江苏省委书记李强这样总结创源InnoSpring的工作,也对创源InnoSpring提出了殷切的希望。 


十年,创源InnoSpring团队在昆山只做一件事--做好一个园;

十年,创源InnoSpring也为自己做好了深挖一个产业的准备。